論壇文章

东檀
2022年5月21日
In 詩作
》光线和地面 光线 地面 光线和地面 光线在上面 地面 在下面 光线和地面的上面 是地面 光线和地面的下面 是光线 在上面 》他们的句子 他们坐在 唯一可以坐的地方 他们总是 坐在一个地方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知道 他们总是 坐在一个地方 他们为什么总是 坐在一个地方 他们为什么没有一次 没有坐的地方 他们为什么 总能找到 唯一可以坐的地方 我想了很多 现在他们坐在 他们坐的地方 我看着他们 也看着他们 坐的那个地方 》寂静的句子 这里有为 寂静 准备的 寂静吗 这里有为 黑暗 准备的 寂静吗 这里有为黑暗 准备的 黑暗吗 》两条的句子 明明是往前看 看到的却是我的身后 后面有条路 前面还有一条路 两条路一直在跑 两条路一直 接近于 连在一起 》上游的句子 空气不属于 任何人 这是一条 上游的 异轨 》一句话的句子 出门的时候 想起了一句话 回来的时候 就忘了 无论怎样 我还是觉得 今天有那么 一句话 》潮湿的句子 潮湿的街道 左边是潮湿的 右边是街道 如果换个角度看 街道前面是 潮湿的 街道后面是 一片空白 如果再换个角度看 潮湿和街道 都在潮湿的街道上 》她的句子 她的声音 是她的 也是声音 她的声音 是她的 和声音连在一起 如果这样 那么她的声音 就是 给人看的 而不是 给人听的 》山楂树的句子 如果从直观上看 山楂树 山在前面 树在后面 如果换个角度看 左边是山 右边是木桶 如果再换个角度看 山和木桶 都在山楂树上 》猫的句子 院子里的花 都是属于猫的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院子里的猫 都叫花猫 》地平线上的句子 不管红色 还是地平线 都在红色地平线上 》两个方向 如果找东西 能像找词语那样 就比较有意思 词语有 可替代性 而东西没有 它们东一个 西一个 一直凝固在那里 而我还在苦恼 东西究竟在 哪个方向 》鱼的弹奏 在水下 鱼的弹奏 谁能看到呢 我只是看着 水面上 水的弹奏 》三首裸体诗 这只是 一首诗的 标题 》玫瑰的第一次演奏 这不是 玫瑰的 第三次 演奏 这也不是 玫瑰的 第二次 演奏 》多口瓶 把深夜 装在瓶子里 把隔壁的鼾声 装在瓶子里 我的耳朵无法跟随 深夜和鼾声的意义 我只好把它们 装在瓶子里 我的眼睛或许 能够看见 这些容易发散的 这些往下坠落的 虚空的东西 》起风了 夜晚什么都没有 如果再深一点 就开始 起风了 》68个字符数 抽一支烟 把抽这部分 (它看上去是个动词) 抽离了 剩下的是 一支烟 把一抽离了 剩下的是什么 接着是 把支抽离了 剩下的 只有烟 再把烟抽离了 在这里 就没有 烟了
1
0
26
东檀
2022年5月17日
In 詩作
》2022年5月8日12点51分 如果重复地改变 我们就会像这一切 却从未想过 会像这一切 这是植物 还是词语呢 如果都不是 那么让我们在词语上 消磨时间吧 你们的清晨 面对所有的植物 就像是我们 只能给它们的 最后一眼 》2022年5月8日14点11分 你可以跟着一只飞鸟 但你不可能 跟着它飞 你可以看见 你也只能看见鸟 却看不见 那些美好的事情 我用我的笔迹 写下了飞 这个字 我不是用时间 时间只是事物的原因 它不是事物 就像多余的事物 也会有多余的时间 》2022年5月9日17点09分 一只蚂蚁爬行 是因为它会继续爬行 蚂蚁爬行可能 花上很长时间 那么两只蚂蚁呢 我说两只蚂蚁 也可以说一只蚂蚁 和另一只蚂蚁 那么我说三只蚂蚁 我也可以说 是四只蚂蚁 已经少了一只 我们说一只蚂蚁 就要花上很长时间 》一半是瓷器 我知道我所知道的 豹子曾是豹子 它在移动位置 还有豹子的瓷器 我知道豹子不是瓷器 它没有皮毛和吼叫 对它们来说 它很可能也是 它们的一部分 皮毛总伴随着吼叫 也可能对它们来说 它在内部 而我们在外部
1
5
51

东檀

更多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