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文章

李举宪
2022年7月14日
In 詩作
◎丝瓜花(组诗) 文/李举宪 蛇一样缓缓爬行,被阳光牵着 把去年留下的遗憾一点点铺满 是花就得开,就会招蜂引蝶 甚至引来蝉鸣打坐 母亲常常冒着露水扶正 那些调皮的瓜藤 让丝瓜花吹出更好听的曲子 而有些听话的丝瓜花 也扶了一把母亲满是霜雪的头发 ◎蚂蚁 它练它们的兵,它打它们的仗 为了几粒饭粒就兴师动众 翻山越岭走着来时的路 大卸八块的蜻蜓被它们 嘿哟嘿哟地往回拽 好像我就是一个配音师 此刻已显得有点多余 一场剧的主演令人关注 吃饭也是生活的主题 那些蚂蚁搬运着可口的美食 没有哪一只因饥饿而偷食 ◎小水车 沟渠上的小水车飞旋着我的童年 溅起的水花折射出七色光 一根芭茅棍,一张废纸 就让我们乐此不疲,一首乐曲响起 沿着褪了色的沟渠而上 一根白发逆流而上就找到了乌黑时光 而今的小水车已不见 只看见被一条鱼熏黑的两只眼睛 要洗干净中年的那些油脂污垢 需要多少小水车飞溅而出的旧时光 和一地天使般的歌声 ◎牧羊 那些山寂寞了就种出了星星点点的羊 就种出了星星点点的咩咩声 那些草不满足于被风吹 把那些雪白的羊现出来 给大地一个特写 牧羊犬站在山岗上注视着草木,羊群 有时也回头望了望我 我心虚一般,变成一只羊 假装啃草 ◎绿色天线 父亲把坟头插上绿色天线 一根根竖直向上侦测着我的讯号 父亲躺着走不动了,还时时关心我的动向 我怕他过度超劳,地下不安 把那些天线割掉了,就割掉了我的顽皮和捣蛋 一场雨后天线又伸出来了 像父亲爬起来睁大的眼睛,四处张望 我索性给父亲安上一块碑,写满碑文 让他时时抱着这块太阳能的智能手机 与上面的名字挨个通话 也让父亲用自制的天线,在手机上收音 收听他曾经喜欢的曲子,还有梁山故事 ◎雨 隆重的开幕式撞开大门之后 一阵雨柱推送着另一阵雨柱 有时一个大的牵着一个小的 每一滴雨里都饱含快乐和忧伤 向我紧闭的玻璃窗伸过手来 我是一个性格小心之人 拒绝与你握手,我怕你趁我不备 牵走我那些小小的幸福 直到在玻璃窗上流下几行热泪 我也是一个感伤之人 用尽力气擦试,也无法擦干净 阵雨过后仍留下星星点点 就像我心中愧疚的那只蝴蝶 ◎荒瓜 荒瓜藤沿着母亲的方向生长 即使有风跨过来,也不忍将它踏伤 一个个小荒瓜躺着 像一个个孩子吸奶,嘴紧紧地咬着奶嘴 太阳像母亲一样把快乐给了这些孩子 而把一颗霜的种子悄悄塞给了母亲 母亲没有说话,也许她无话可说 她只把青草,檐下燕子的呢喃紧紧地攥在手里 她怕像在荒瓜边攥草的父亲,随青草一起去了 当青草回来的时候,父亲再也没有回来
0
0
7
李举宪
2022年6月15日
In 詩作
◎雾(外三首) 文/李举宪 被晨光拉成一柄乳白的剑 直抵酉阳山间弯弯曲曲的路 寻找着曾经遗失在这里的脚印 疑心这是最高超的五线谱 让细微的水珠奏响了鸟鸣 有些迷散开来的爱情,怀揣悸动 寻找着仰头山下如蚁的我 有些在不经意间爬上了爱的天梯 有的沾湿了在清晨醒来的梦 一些不愿长大的雾,孩子般 眷念着母亲的蔬菜和庄稼 牵着母亲那对永远透明的眼睛 而我就像一个越走越小的孩子 身后的雾撑起一幅满是方言的背景 ◎钓 我用三十年才读懂 鲁迅在社戏中写的那只虾 一些没读过书的虾倒念佛经 只用了三十秒就定格了 我三天小长期的特写 一根五尺长的钓杆 就这样超度了它的一生 或许是因为五谷杂粮 或许是因为食人间烟火 一面泛起鱼鳞的镜子 我没有看清自己的面容 一支支钓杆把我越拉越紧 我做了一尾谁的鱼 ◎李子树 父亲离去时,没说话 他把一块铁交给了李子树 李子树衰老,患有骨质增生 它把这块铁支撑到生锈 春风吹到老家的时候,黑二不在 李子树撑起来开上了稀拉的花 一枝鲜花就把家撑起来了 而它的身躯一天天矮下来 我在异乡的梦里疼痛的时候 想到了那块铁,而它不在 那块铁是外婆去世后取下来的 我要让李子树带去它要去的地方 一块铁就像顺流而下的浪花 需要时,我在梦中常常遇见它 ◎巷道 六月的一小段时光来过 它寻找到祖先的骸骨 自己靓丽的青春 足以给先祖点燃一把纸 我是从这个窄窄的巷道穿过去的 一些时光从背后赶来 非要看看我这个拧螺丝的人 一段小肠在这里绾了个结 暗香掉落的影子,我做错过的梦 无不短暂地绞入绳索,发酵 一枝栀子花也有走出花钵的时候 你入了佛,受了戒,有了法号 忘记了走过自身就是繁华 一个沉默的老人陪着你,摇扇 循规蹈矩的平仄煮清茶,一如品你 我像一只嗅不到同伴们蚂蚁,迷了路 不知啥时才能碰到同样的触角 在一种方言的味道里返乡
1
0
20
李举宪
2022年6月09日
In 詩作
像一道闪电 文/李举宪 像一道闪电击中 人生又泛起了浪花 一道会开花的闪电 一道会结果的闪电 一道会哭会笑的内电 一道隐忍内心的闪电 大写的人本就是一道闪电 无论谁,我们都在乎 在芸芸众生中一闪 在漫漫长河中一闪 只有被一道闪电击中过 心中的浪花才会越走越远
1
2
25
李举宪
2022年6月04日
In 詩作
蜘蛛是我师傅的徒弟 给师傅捶过背之后 就得到了师傅的真传 每日撒点小网 捕食些蚊子、飞蛾 就像路边的无名小野花 在秋天里自带光芒 而师弟体内的丝再多 它也不网自己 只是网别人
0
1
22
李举宪
2022年5月31日
In 詩作
雾 文/李举宪 常常从观音岩旁的河沟中升起 被晨光拉成一条直的带子,直向南沟而去 我疑心这是最高超的五线谱 让细小的水珠在琴弦上舞蹈,奏响第一声鸟鸣 你有许多的好奇么,或对我的挚著 寻找着仰头山下我半开的窗户,而我细小如蚁 或许你在我不经意间登上天空的梯子,修炼成云朵 或滞留人间,散落在清晨醒来的果园里 我愿做一缕永远飞不高的雾,做一个永远的孩子 去笼罩母亲每一早的蔬菜和庄稼,浸湿她的睫毛
1
0
22
李举宪
2022年5月30日
In 詩作
插秧 文/李举宪 揭开盖头的秧苗就要出嫁了 农人已在立夏的门前吹吹打打 农耕机一遍遍为它建好婚房 秧苗也有哭嫁歌,只有农人能懂 我是农民的儿子,暗熟农事 我会把那些横行和退行的格式 在会唱歌的键盘上又敲打一遍 父亲用他自带的尺子测量水温 秧苗出嫁了,父亲流下了幸福的泪
2
0
24
李举宪
2022年5月30日
In 詩作
端午 文/李举宪 一些文言文在粽叶上 为母亲找到了出口 母亲小心地把它们包起来 传给了我们 先生只会读文言文 他像铁匠一样 把淬过火的文字包起来 然后递给了我们 淬过火的人像五月的菖蒲,艾蒿 一直疯长上门楣 在绿色的反光里 有人把去年的战鼓又擂了一遍 无论离家多远 那些方言我们都会随身携带
1
0
19
李举宪
2022年5月29日
In 詩作
你走的是冰雪路 但你给我们的是温暖 冬天冰雪把百花都砸残了 却砸不动你的鲜艳 冬风是一个诗人 醮着白雪 醮着梅红写诗 我只能静静地站在你身旁 读你
0
0
19
李举宪
2022年5月29日
In 詩作
阳雀鸟 文/李举宪 阳雀鸟是夜的疼痛 夜疼痛厉害的时候 阳雀鸟飞去飞来地叫 其实夜的大部分是疼痛 而一小部分幸福 被我们的梦装得满满的
1
0
23
李举宪
2022年5月29日
In 詩作
野豌豆 文/李举宪 野豌豆响起了第二声 杉木门藏不住一绺白发 那只有点吃力的左耳 侦测着野豌豆的方向 野豌豆与麦穗举案齐眉 孩子藏身野豌豆的歌吹里 母亲听着满野的野豌豆声 她辩认着教给我的第一声 母亲不再吹响五月的野豌豆 她怕孩子们在梦里归乡
1
3
49

李举宪

更多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