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論壇文章

云中君
2023年1月21日
In 詩作
立冬 被倒错的时令误导的桃李迎风绽放, 瘟疫和虫灾的隐忧弥漫着这个暖冬, 吕氏春秋的魔咒跨越两千年的时空, 在河之洲依旧,伊水伊人唯余波影。 凉风吹起层层粼光,茅草已然白头, 黄叶纷纷飘落,候鸟的队列啼声凄凉。 月牙挂在枯桐的枝丫,蟾宫一片荒芜, 嫦娥的纺车牵满蛛丝,玉兔杳无踪影。 沉甸甸的桔柚沐浴晚霞,暮炊的温馨气息 吊起归客漠然的胃口,浊酒唤醒味蕾, 园蔬、腌菜和老腊肉复活了经年的麻木。 山喜鹊拖着修长的尾巴从挡风玻璃掠过, 野猪骚扰的讯息此伏彼起,逆来顺受 是升斗小民的不变轮回,南无阿弥陀佛! 2021.11.17 小雪 睡梦中总是被一群狰狞的恶犬紧追不舍, 然后仓皇奔逃到路的尽头坠入深渊...... 在冷汗淋漓中惊醒,犹自心有余悸, 只听到风吹落叶在玻璃上莎莎作响...... 武汉犬遵义犬宜昌犬蚌埠犬安阳犬 朝阳犬成都犬重庆犬长沙犬乌鲁木齐犬 南宁犬广州犬贵阳犬南昌犬包头犬...... 偌大的天朝忽然就变成了恶犬伊甸园! 一亿只宠物犬消耗着两亿人的珍贵口粮, 无数个水深火热的饥民们只能嗷嗷待哺, 满地发黄的银杏叶白杨叶水杉叶无奈躺平。 云层中微弱的阳光布施着聊胜于无的正义, 城管队员忙于飞舞秤杆秤锤狼牙棒, 摆地摊卖小菜的草根鸟兽般四散奔逃...... 2021.11.22 大雪 喜鹊的叫声含着眼泪,乌鸦趾高气昂, 百灵鸟在笼子里羽毛凌乱,血迹斑斑, 精卫依旧衔石填海,吴刚孜孜斫桂, 卑微的抗争换来的只是鄙夷不屑的齿冷。 虚假的大雪掩盖了腐尸粪便和蠕动的蛆虫, 一夜之间,枯木朽株变成了琼枝玉树, 哭泣的校长换不动断子绝孙的黑暗料理, 悲催的夫妻对野猪的反击以入狱而告终。 抑郁成了冬季的流行色彩,加持的新冠病毒 在暖冬的助虐下卷土重来,口罩蔚然成海, 雪花的棱角象美丽的说辞,满世界宝雨缤纷...... 虎豹们激情缱绻的季节,鸟雀无处觅食, 叽叽喳喳的抱怨不小心就变成寻衅滋事, 落叶上一丝微弱的阳光洒下象征的仁慈。 2021.11.27 冬至 晨曦里有一条深文刻法的金色乌鸦, 失圆的月亮在晓风寒雾中瑟瑟颤抖, 黑色的猎犬迅猛追捕怀孕的梅花鹿, 绿眼的鹰隼对育雏的燕子展开利爪。 无厘头的蠢狗对着天使狺狺狂吠, 天使在雨横风狂中形容污秽,憔悴不堪, 魑魅魍魉含沙射影,牠们容不得光明, 听不懂福音,只热衷对撒旦膜拜顶礼。 天下瞩目的冤狱肆无忌惮层出不穷, 百灵鸟的歌唱一不小心就变成寻衅滋事, 驴子的山呼万岁总是荣膺鲜花芳草。 天使在囹圄中哭泣,为众生轻歌曼舞, 却招来石头冰雹的恶劣回报,老天无眼! 眼窝空洞的头骨燃烧着烈焰熊熊的磷火...... 2021.12.21冬至 小寒 零下三五度的天空闪耀着温暖的阳光, 四号清零的果决一扫疫情下悲观的氛围, 因此在天气那个虽冷心里热的大好局面下, 私自买馒头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自私和愚昧。 让新冠变成感冒的灵丹妙药横空出世, 活在历史上最好时期的幸运儿们有福了, 所以要顾全大局,不要得了馒头想蔬菜, 有了蔬菜又想吃肉,有肉吃了想水果... 干脆羊肉泡馍、人参燕窝、满汉全席得了! 有完没完啦?做人要知足,要懂得感恩, 即便是孕妇,有馒头吃已经幸福无边。 病毒是纸老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也一样, 别看他们闹腾得欢,迟早会像融化的雪狮子, 在朗朗丽日下化作一滩污秽的泥水... 2022.1.3 大寒 乌鸦的叫声是一种原罪,猫头鹰也一样, 总之一切不和谐的声音都是有害的声音, 所以势必要用N95口罩严密布防你的鸟嘴, 实在不行就用上姨妈巾,痛改信口雌黄 的致命恶习。喜气洋洋地踏雪寻梅, 在正能量的祥云瑞彩下赞美太平盛世, 不要哗众取宠:呼吁公开官员财产、 普及高中及学前教育、普及免费医疗、 甚至异想天开给老农民也发一笔养老金, 如果执意要寻衅滋事、宣扬恐怖主义、 混淆视听、鼓吹邪说、挑拨党群关系, 乃至于反革命串联、引进颜色革命、 与西方暗通款曲,置民族大义于不顾, 那么等待你的绝不会是奶茶菠萝蜜多。 2022.1.18 立春 一条狗链带着地狱的呼啸锁住了天空, 锁住大地,锁住一整个冬天,锁住初春, 锁住梅花的消息,锁住春天含苞的柳枝, 锁住悲催的无名女子衣衫褴褛的躯体。 不,她不是无名,她的名字就叫国民母亲, 那是从贾湖时代就不断复制的苦难缩影: 一棒子打晕,就任由雄性类人猿随意摆布, 九千年过去,国母的命运依然取决于棍棒。 无数的孽子和逆子悠然享受岁月的静好, 任由母亲被拴在狭小的斗室,度日如年, 无牙的嘴洞,枯槁的头发,一只狗碗喂食... 而这非人的待遇,还得对淫虐者感激涕零, 感恩狗食,感恩强暴,感恩累累的伤痕, 这就是传说中美丽的词藻——没齿难忘吗? 2022.02.09 雨水 今日雨水,万物复苏萌动,草长莺飞, 卸掉了铁链的铁链女依然是吉凶未卜, 上帝不在服务区,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请稍后再拨,卧槽尼玛真会忽悠啊! 本该是偷着乐的季节,却怎么也乐不起来, 狗杂们意气风发,娓娓讲诉春天的故事, 要是你老妈姐妹女儿也被一根狗链锁住, 被强暴被父子轮奸,你踏马也偷着乐吗? 你踏马还会在乎这个村子的兴衰与存亡吗? 你踏马还会关心烂污杂碎们娶不娶媳妇吗? 你还会得出强奸出感情的断子绝孙悖论吗? 河沟里层出不穷的女尸你就不心惊胆战吗? 盖着红印章的枉法判决你就不莫名惊诧吗? 吃人饭不说人话你踏马的没有一丝惭愧吗? 2022.2.19 惊蛰 坦克的残骸上空飘逸着淡淡的余烟, 烧焦的炮口茫然指向阴沉的天空, 这个春天充满了血腥和战火的气息, 但是小草的芽尖依然不可抗拒地钻出! 从坚实的大地钻出,从坚硬的岩逢钻出, 从烧焦的弹坑钻出,从废墟的墙头钻出, 战争!任凭你何等地强悍何等地狰狞, 依然不能肆意践踏和抹杀盎然的生机! 无数的孤儿寡母撕心裂肺的一番哭喊后, 依然要面对生活的艰难和枯燥乏味, 闲暇的时候无声地面对亲人的照片... 大人物依然意气风发地出现在荧屏焦点, 为他们的艰苦卓绝发表精彩绝伦的演说, 谁又在乎小人物的无限凄凉和黯然神伤? 2022.3.5 春分 不经意间,羊做核酸的新闻不胫而走, 待死证明的奇葩程序紧接着横空出世, 俄乌边打边谈,九二汽油已接近九元, 我的未来依然是梦,转眼就垂垂老矣! 三百万个体户说没就没,生路逼仄的 悲催小老板小摊贩加入了打工仔行列, 瘟疫象长上翅膀的斑斓大虎神出鬼没, 两会胜利闭幕,今年的春天出奇的艰难。 郊外的乡村的路边店被毫不留情地铲除, 桃花李花梨花妨碍了观瞻,也照铲不误, 他们依旧在铲啊铲,吃瓜群众干瞪白眼... 唐人街香港台北的店铺招牌五花八门, 天朝的牌匾只能悲催低调地整齐划一, 是龙得盘着,是虎得趴着,是狗就哈哈了。 2022.3.20 清明 这是一个恶劣的春天!硝烟依旧弥漫, 纳卡,也门,乌克兰,枪炮声此伏彼起, 疫情肆虐,地震嚣张,难民流离失所, 失去亲人的家庭在料峭春风中泣血... 优雅的红色指甲象布查郊外的红莓花开, 无声述说一个爱美女子的平凡生活, 尽管岁月清贫如水,也要充满希望, 把最美丽的形象留给苦难深重的人间! 一具具被反绑的尸体从泥土中发掘而出: 后脑中弹,脑浆迸裂,天灵盖不翼而飞, 这是一幅永远都恐怖狰狞的地狱场景! 不要互相撕咬,居心叵测,幸灾乐祸, 苍天在静默地看着你们的一举一动, 谁行善谁做恶,祂的账本毫厘不爽! 2022.4.5 谷雨 槐花噙着欢乐的泪水,苦楝绽出蓝色火苗, 阳雀热烈地歌唱,零落的桐花碾为尘泥。 暖风像天国的幕维,散发奇花异草的芬芳, 置身于钢筋水泥的丛林,禁不住莫名伤感! 看不见的贼寇像如麻的鬼魅阴魂不散, 千万草民犹如困顿于圈舍的家禽家畜, 一任强迫管制扭曲摧残,囚笼里度日如年, 藐视呵斥恐吓推搡殴打跪压擒拿关押... 除了逆来顺受,丝毫享不了生存的欢愉。 而那些忙碌中拖拽虫子的红黑蚂蚁们, 出离悲喜的充实营生让人类羡艳不已。 渴望解封的阳光,自由的空气,平淡的作息, 也渴望黑云压城,暴风骤雨,雷鸣电闪, 早日结束蜗居的日子,回归久违的人间! 2022.4.21 立夏 枭鸟依旧趾高气昂,喜鹊在笼中受难, 沥青的阵雨纷纷扬扬,花草一片墨黑, 狗皮膏药雄踞天空,炫耀盖世的功德, 渺小的生灵默默无言,夹缝中艰难挣扎。 一茬茬不祥的消息像病毒般不胫而走, 祂们编织黑洞的谎言,打造谎言的黑洞, 丰都秋后算账,蝈蝈和蟋蟀胆战心惊, 铁链女再无下文,乌衣女也戴上了铁链。 一个女教师离职,另一个叫卖螺蛳粉, 不听话、不懂感恩就无缘偷着乐的行列, 一个个步入抑郁症或偏执型精神病状态... 好想有一件美丽乌衣女款式的魅力乌衣, 抵御狗皮膏药的黑子爆发所产生的辐射, 像蝙蝠和燕子一样自由飞翔,无拘无束... 2022.5.5 小满 像雨中燃烧的火焰,照亮了无边的渺冥, 像苏世独立的红唇,沐浴着天堂的雨露, 五月的榴花挂满枝头,布谷鸟枝头歌唱, 零落的花瓣树下横陈,一地灿烂的伤感... 彩色的流星雨已成空无,徒留茫茫云雾, 蜻蜓冉冉起飞,柔弱的翅膀在荷尖穿行。 青鸟一去无踪,蓬莱的消息关山阻隔, 赤豹色彩剥离,女萝和薜荔疯狂蔓延。 一袭乌衣遮蔽了红颜,囹圄辣手摧花, 无边风景被淫雨笼罩,猩猩趾高气扬, 万兽街市横行,茅屋成了佳人的奢望。 祈望一道强悍的雷霆,撕碎昏暗的天空, 蔷薇马兰肆意绽放,粲然笑傲牡丹芍药, 天街流萤闪烁,乘凉的美人轻摇着罗扇... 2022.5.20 芒种 洪水的痕迹布满草木,泥污垃圾横陈, 雄黄酒被雨水洗刷,栀子花含泪哭泣, 屈子在轮椅上伤心欲绝,宋玉斟茶倒水, 女媭寻衅滋事,铁窗里消磨花样年华... 天使在夜场卖唱,婊子在高台万众瞩目, 自留种子被判定违法,黑疫苗大行其道, 蔬菜瓜果家禽家畜尽是清一色杂种, 纯正的基因岌岌可危,马角行市陡涨。 被铁链拴住的狗熊承认偷吃了新鲜粪便, 黑白相间的呆鸟招供了乌鸦的匿名造谣, 跪下吃奶的羊羔坦承自己祖传装逼卖萌。 集体脑残是一种境界,像返璞归真的角马群, 跟着盲目的首领从陡峭的河岸盲目泅渡, 自相践踏造成的减员远远大于鳄鱼的捕猎... 2022.6.7 夏至 赤色的茅草花像八公山上的簇簇枪樱, 无声地宣示着唐山大兄的盖世武功。 紫薇小心翼翼地开放,眼镜女悲催发声, 仿佛为无妄之灾预先留下最后的遗言。 微信群成了小人物唯一的宣泄窗口, 黑云压城,贞观开元的牌坊摇摇欲坠, 一道紫电撕裂盛夏,蛙声紧急叫停, 仿佛长虫忽然出现,信子遮蔽了视觉... 一千万存款被银行冻结到二零九九年, 马列主义博士发信息向女生高调索吻, 一千多村镇银行的储户集体显示红码... 强盗土匪流氓们恣意横行的世道下, 活着就是莫大的造化,南无阿弥陀佛! 没摊上铁链女乌衣女的悲催,偷着乐吧! 2022.06.22 小暑 韭菜被收割,牛羊被屠宰,草民被和谐, 是一种神圣的使命,有觉悟才会有幸福。 四个被打女子的案子在最火热的季节, 像龙潭的深水那样被善意地藏着掖着, 一如全州被调剂的既往,比起和谐稳定, 事实或真相并不重要,不能亲者痛仇者快, 不给帝国主义递刀子送炮弹才是重中之重, 时间会冲淡一切苦难,危机终究会熬过, 最终都略等于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铁链女 铁窗女乌衣女搅舌女割喉女活体取肾女... 最终都云开雾散坚冰融化航船继续前行, 太阳依旧从东方升起,月亮还是十五圆, 所有的危险时候尖峰时刻都逢凶化吉, 杞人忧天,牢骚太盛,空留历史笑柄! 2022.7.7 大暑 邵阳学院的菲律宾博士集体闪亮登场 像热气腾腾的狗不理包子一股脑出笼 在众目睽睽下以雷阵雨后的彩虹形态 庄严宣告一个大国崛起的惊艳和殊胜 盛产香蕉的国度也擅长用香蕉的密集 来密集开发学位的试验田,硕果累累 高速助力一个泱泱上邦的科学发展观 镀金比真金更加绚丽辉煌,哈利路亚! 拥有文凭的土匪强盗主宰着天朝的命脉 意识形态的钦命学院学位更是横绝古今 任凭各省的凄凉财政捉襟见肘一片飘红 也撼不动得过且过因循沿袭的历史轮回 草民有一口吃的就该知足,不要寻衅滋事 像夏日无厘头蝉噪,于国无益,于民无补 2022.7.21 立秋 违规兜售拍黄瓜的新闻此伏彼起 夏末的蝉噪开始哽咽:没有认证的 蝉鸣都是违法,生老病死无一例外 立秋也涉嫌违法,没有资质认证的立秋 是非法的立秋。做爱也一样,无证驾驶 绝对要罚。以此类推,所有街头小贩 民间食品传统工艺泥瓦木工补鞋修脚 通通都应归口管理,接受党的领导 动物繁衍也要尽快纳入认证机制 尽早结束一切违背雌性意愿的强迫交配 在动物界也建立起公序良俗和绅士风度 所有资质认证一律颁发相关部门的证书 适度收费,税收管理费将大幅度提升 全世界的羊驼都会随喜赞叹无量功德 2022.8.6 处暑 炎炎赤日下,一抹清凉沁入了心脾, 尿尿体黄瓜体横空出世,祖坟青烟袅袅。 写诗的周进范进额手称庆奔走相告, 生长于伟大时代的分行者们有福了。 有疫情的地方就有救苦救难的伪观音, 用恒河沙数的拭子牛哄哄地普度众生... 预备富起来的人终于有了妥妥的盼头, 二胎三胎二套三套的飞来幸福指日可待... 你就偷着乐吧,等着坐上高铁去台北, 等着去非洲娶黑妹,等着乌克兰入赘, 入了就是累赘,人渣到哪里都是累赘。 你就选边站队吧,红五毛白五毛二选一, 鹅爹美爹二选一,狺狺狂吠互相撕咬, 不选边就会成为处处碰壁的丧家之犬! 2022.8.22 白露 白露无露,山岗的竹子一片焦黑, 一场大火突如其来,留下一地寂寞, 八旬老汉被刑事拘留,哀哀忏悔, 红头文件的公告贴满路口和厂矿大门。 一场硝烟无边无际,绞肉机昼夜轰鸣, 一场防疫没有尽头,人人惶恐不安, 口罩的长龙充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钢筋水泥的孤岛中,蚁蝼苟延残喘。 数百万店铺关门大吉,形势依然大好, 小老板重新打工,打工仔重新待业, 一段传奇般的空中花园摇摇欲坠... 一群孩童在草坪奔走,满天的皂泡 像满天的梦幻在火热的阳光下分崩离析, 砖家叫兽的忽悠在阳光下通行无阻... 2022.9.7 秋分 秋天,遍地都是悲伤的黄叶随风滚动, 山岗的竹子一片片死去,山崖石头焦枯, 溪流干涸见底,残存的鱼虾暗自哭泣 惨烈的战火依旧在万里之外熊熊燃烧, 看不到无边的尽头,魔鬼们煽风点火, 悲催的绞肉机不由自主地持续运转... 这个恶劣的年份,天道一直残暴不仁, 老虎在天空翱翔,魑魅魍魉神出鬼没, 画皮在大堂高挂,孤儿寡母凄苦无告... 桂花延后开放,更年期嫦娥闷闷不乐, 北溪的气泡汹汹翻滚,上帝居心不良, 末日的惩罚提前到来,没人可以幸免... 大白鲸在海上不断肆虐,亚哈穷追不舍, 最后的钟声即将来临,海鸥飞进残阳... 2022.9.23 寒露 鸵鸟在银河系游泳,乌龟在天空翱翔, 奥密克戎暴虐了上海,又横扫广州, 长沙频频告急,凤凰在烈火中备受煎熬, 乌龙山已然陷落,夜郎国黑云压城... 乌有乡的消息惶恐不安,流离颠沛的 打工仔去留难诀,生存之路日益逼窄, 富士康徒步逃亡的噩耗像受惊的鸦群, 在枯萎的茅草丛上空落叶般纷乱如云... 所有的港口码头和高速口如临大敌, 一种莫名的恐怖扭曲了阳光和空气, 蒙面的世界无比陌生,无可奈何。 胡不食肉糜的神话永远是虚拟的慰藉, 画饼和望梅的佐餐甜点总是渐行渐远, 梦中的夜莺陡然变形,枭鸟忘情讴歌... 2022.10.08 霜降 霜降霜不降,街市依然是满目的夏装, 一股奇寒潜滋暗长,核弹的威慑和诱导, 在几个生无可恋的老狗之间隐隐暗战, 凛冽的西北风从冥殿的深处呼啸而出... 总有一些行将就木的老狗不甘寂寞, 在最后的时光歇斯底里丧心病狂, 见不得新生代生龙活虎地享受生活, 一如太监对男欢女爱莫名的咬牙切齿! 牠们整天在屏幕竭力维护可怜的存在感, 象悲催的老娼妇一样挠姿弄首扭腰摆臀, 拼命招揽着来日无多的薄凉生计... 牠们注定会丢掉市场,所有的垂死挣扎, 在历史的滚滚车轮面前,终将灰飞烟灭, 无论永垂不朽或遗臭万年,都风过无痕。 2022.10.25 作者简介:本名黄胜源,男,1965年生,湖南湘西草根诗人, 历经水手、业务员、装卸工、叉车工、司机等多种职业。
0
0
36
云中君
2022年11月22日
In 詩作
霜降 霜降霜不降,街市依然游走满目的夏装, 一股奇寒潜滋暗长,核弹的诱导和威慑, 在几个生无可恋的老朽之间隐隐暗战, 凛冽的西北风从冥殿的深处呼啸而出... 总有一些行将就木的老朽不甘寂寞, 在最后的时光里歇斯底里丧心病狂, 见不得新生代生龙活虎地享受生活, 一如太监对男欢女爱莫名的咬牙切齿! 牠们在屏幕竭力维护着可怜兮兮的存在感, 象悲催的老娼妇一样挠姿弄首扭腰摆臀, 拼命招揽着来日无多的薄凉生计... 牠们注定会丢掉市场,所有的垂死挣扎, 在历史的滚滚车轮面前,终将灰飞烟灭, 无论永垂不朽或遗臭万年,都风过无痕。 2022.10.25
0
0
11
云中君
2022年10月15日
In 詩作
秋天,遍地都是悲伤的黄叶随风滚动, 山岗的竹子一片片死去,山崖石头焦枯, 溪流干涸见底,残存的鱼虾暗自哭泣 惨烈的战火依旧在万里之外熊熊燃烧, 看不到无边的尽头,魔鬼们煽风点火, 悲催的绞肉机不由自主地持续运转... 这个恶劣的年份,天道一直残暴不仁, 老虎在天空翱翔,魑魅魍魉神出鬼没, 画皮在大堂高挂,孤儿寡母凄苦无告... 桂花延后开放,更年期嫦娥闷闷不乐, 北溪的气泡汹汹翻滚,上帝居心不良, 末日的惩罚提前到来,没人可以幸免... 大白鲸在海上不断肆虐,亚哈穷追不舍, 最后的钟声即将来临,海鸥飞进残阳...
1
0
8
云中君
2022年5月31日
In 詩作
黄胜源(湖南湘西) 上帝没有两码证明,在冥王星绝望地哀嚎, 硬隔离铁丝网森严壁垒,国际歌回响楼宇, 满车蔬菜在高速上腐烂,司机跳桥坠河, 动态清零绝不动摇,草民哀哉可怜... 丰衣足食的人永远不知道草根的悲催, 一旦厄运来临,亿万富豪也猥琐兮兮, 垃圾堆满是横七竖八的援助物质, 一颗大白菜却需要四百才能收入囊中。 实名制务农,错峰种地,扫码进村出村, 干脆禁止接吻,刑拘夫妻同房得了, 如此可以把新冠控制于无影无踪。 上帝没有核酸检测,在冥王星绝望地哀嚎, 卑微的子民禁止外出,铁窗里望穿秋水, 狗皮膏药照耀天空,上帝无可奈何... 2022.4.24
3
2
44

云中君

更多動作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