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fef-hwfpcxm8958246.jpg

浙江诗辑

刊于2000年6月第58期

南方的水和玻璃

刘翔

    浙江的诗人是比较平静的诗人。他们没有把自己像烟囱一样矗立在混乱的诗坛上;他们也没有使自己成为卖货郎,走街串巷、走南闯北,把自己的作品广为宣传。他们是些普通人,有自己的职业,有还算稳定的家庭,同时,他们写诗。他们的诗里充满内在的骚动和灵魂的搏斗,但语言又往往和秋天的雨水一样清澈。他们每个人都不同,写的诗也是完全不同的清澈的诗,有时候像水,有时候像雪,有时候像玻璃或别的什么。

    梁晓明是浙江诗的主要代表之一,他的诗大气、狂放又灵敏、深思,他的组诗〈开篇〉可能是当前国内最好的诗之一。他主编的《北回归线》,在国内的民刊中是公认的佼佼者。潘维是浙江诗中的另一位天才人物,除了那些诗的门外汉和可怜的嫉妒者,谁都会称许他诗中语词的光辉。刘翔近来的诗走向平易和朴素,试图在反讽中重述那些他自以为重要历史人物。在陈勇的诗里,最令人晕眩的是它在清晰中的含混和词的穿透力。汪怡冰是〈光的荣誉〉(组诗)的作者,事实上她并不比那些喜欢吹鲜艳大汽球的著名女诗人们弱,也许更好些,只是浙江人不喜欢大汽球。泉子的诗一如他的名字,乾乾净净,每个词落在句子中都溅起水,那水也是乾乾净净的。而王川,他的生活被无聊、焦燥、渴望、宗教的蓝光所稀释,但又在诗里重新聚集起来,成为造神者的嘴唇。至于李郁葱的诗,也应该得到认真对待,他发表的诗比任何别的浙江诗人更多,但都没有被认真对待。

2000年2月于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