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 川

另一个我的一生

高耸的圣巴夫教堂投下哥特式阴影
星期五市场的一侧坐满了喝咖啡的人
根特,地图上的一个斑点:假如当年
我托生在那里,我就会从小熟悉
那里的招贴和喷泉,并且从懂事开始
蔑视那里流行的娱乐和疾病

我会在十二岁爱上一个小仙女
陪她穿过潮浓湿的小巷、阳光闪烁的广场
我会为她花光手里的钱,为的是吻一下
她善变的嘴唇,抱住她,像抱住
头顶的月亮,而假如她拒绝我
我会一点一滴地品味我浪漫的迷惘

多雾的码头向我发出邀请。十七岁
我会杀向赌场、妓院,像一个幽灵
在各地留下我风格统一的涂鸦之作
过真正的生活:酗酒滋事,与罪犯为伍
只是在我明了了我的命运
并且剧烈地呕吐之后我才重返故乡

失修的小楼等待我爬上它危险的楼梯
一个老太太在阁楼上用坏了她的缝纫机
生锈的钉子已不能扎破我的脚掌
色情的玫瑰必须顺从我古怪的脾气
我会用逻辑来推究天堂的可能性
用拉丁文来解释东方园林中的专制主义

另一种处境会要求我成为另一个我
用灵魂走路,以免被砖头绊住
用肉体忧愁,好明确知道需要多久
才能愈合一道伤口。在花园中
我会用斧头对着食肉的植物一阵猛砍
当九大行星排成一个恐怖的十字阵容

我会在午后的公园遇到一位
神情恍惚的诗人,从此在绿色的夜晚
胡思乱想,在雨中徘徊于城堡附近
直到有一天静默的梅特林克向我显灵
我会死在一座报废的屠宰场
像咽气一样咽下写好的墓志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