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0644098-celan-marbach-high.jpeg

Paul Celan诗辑

刊于1996年4月第33期

这是一个历经二次死亡的诗人。Paul Celan,于1920年生于奥地利一个讲德语的犹太血统家庭,全家在纳粹统治时期被关进集中营,仅他自己脱难,并于战后定居巴黎。他以〈死亡赋格〉一诗成名,震动诗坛。但作为一个超越生死的人,他的体验穿透人类的苦难,深入到黑暗──一个更加真实,更加庞大的宇宙,并以其独特的语言反映出来,铸成为晦涩难懂的晚期作品。在我看来,黑暗之所以成为Celan诗的主题,是因为他深知光明只是像幸福一样相对的、临时的现象,而黑暗才是包含万象的永恒。对于这样一位追求绝对的诗人,凡人的生存已无任何价值。 因此他于1970年的投河自杀,只算是肉身的逸遁而已,他的灵魂透过他那些天书般的作品,于冥冥中引导我们悟道。 

             ──达文

从黑暗到黑暗

你睁开你的眼睛──我发现我的黑暗存在。

我透过它往下看到床铺:

那里同样是心灵和生命。


哪就是渡舟吗?哪一只,在横越,觉醒?

谁的光辉随我而来

照耀船夫出现?

              ──达文译


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  

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

你打开房子,在那留下来的

未说出的,吹积成堆的雪中。

你总是在挑选着钥匙

靠着这奔突的血从你的眼

或你的嘴或你的耳朵。


你变换这钥匙,你变换着词

一种随着飞雪的自由漂流。

而什么样的雪球将渗出词的四周

靠着这漠然拒绝你的风。

              ──王家新译


深  晚

深怨如金色的话语、夜开始

我们吃无言的苹果

我们工作,乐随我们的星宿

我们站在菩提树的秋天里如冥想的鸥鸟

如南方来的燃烧的客人

我们指着新的基督起誓:尘土合尘土

飞鸟合流浪的鞋

我们的心合水中的梯级

我们指着世界对流沙起誓

我们快乐地起誓

我们高亢地起誓自无梦的睡眠的屋顶

摇撼时间的白发


我们摇撼时间的白发


你警告我们:你们读圣者!

我们熟知此事。

让罪降于我们

让罪降于我们的警号

让淙淙的海来临

让搅乱的摧逼的风来临

日午

让从未发生过的发生!

让一个人从墓穴中走出来。

                     ──叶维廉


向  下

把家引向遗忘

我们冷漠眼睛的

交谈。


回家,音节跟着音节,在

昼盲的死中弥散,当

那只戏手伸到。庞大,

唤醒着。


我的话语已经太多:

堆积在玲珑服装的

四周,你寂默的风度里。

              ──达文译


无  题

在未来以北的河流里

我撒下这张网,是你

犹豫不决地加重它

用石头书写的

阴影

                       ──张枣译

棉线太阳  

普照灰黑的荒原。

一棵树──

高贵的思想

弹奏光之清调:敢有

歌吟动地哀,在那

人类的彼岸。

              ──张枣译


在空白中  

在那个大脑的花蕾

缠绕内脏的

地方,

我把我铸成石头,

他们捕捉我

用我所变之物

卷成球状

              ──达文译


这石头。

这空中之石,被我追踪。

你的眼,盲目如石头。


我们曾是

手,

我们掏空黑暗,我们找到

那个词,它将夏天魔幻出来:

花。


花──一年支盲目的词。

你的眼和我的眼:

它们照料

水。


草木萋萋。

心墙环绕心墙

飘落进去。


一个一如既往的词,众铁锤

飞舞在露天中。

              ──张枣译

我仍可以看你 

我仍可以看你:一个反响

在那些可以昆虫的触角暗中摸索朝向的

词语,在分开的山脊。


你的脸相当惊怯

当突然地

那里一个灯一般闪亮

容纳我,正好在某一点上

那里,一个最痛苦的在说,永不

              ──王家新译


曾  经

我听到他,

在冲洗这世界,

在冥冥中,通宵达旦,

如真。


一个和永恒

消散,

归一。


曾是光。拯救。

              ──达文译


啤酒饮者

在时间的长桌上

上帝的饮者狂欢

他乾了视觉健全的眼睛和盲人的眼睛

他乾了阴影统治者的心肝

他乾了黄昏和空洞的面颊

他们是最豪迈的酒徒:

他们饮尽了满饮尽了空

而从不会如你我一样泡沫四溅

              ──叶维廉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