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_洪祝安-露珠-2018-水墨設色宣紙-104.6x104.2cm1.jpg

編輯筆記

2022年8月第191期

    詩藝一道,千變萬化,可加上手腳鐐,或打破一切束縛;可像朋輩日常交談親切自然,或節 奏韻律變化循規蹈矩,甚至駢四驪六、“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怎麼寫皆有佳作,當然一瞥即棄的劣品更多。編者對“怎麼寫”沒有偏見,因為詩之好壞,另有所本,不在於此。不過 “詩”之名既已涵蓋以上所述,添一“歌”尾巴成了“詩歌”意欲何為? 本刊自知“為詩正名” 非一朝一夕能竟之功,但由於近年社交平台交流方便,這話題倒不時在我們微信群裡擦出火花,歸納起來反對的理由卻不外乎以下幾種:一、約定俗成的習慣用詞,沒有對錯; 二、現代詩向歌的大方向仍是事實; 三、名稱不重要,東西寫好就行; 四、螳臂擋車,多管閒事瞎操心......前三點編者在過往的編輯筆記和一篇〈為詩正名〉的文章裡曾一一駁回並指出:當人們認為 A=AB 卻又說不明理不清何時該 A 何處當 AB 的用法時,所謂的理據顯得白無力,種種藉口也顯得不過只辭不當”的尷尬 而已,故此處不四點作一簡單的 回答: 作為一個不管詩事而獨自修行,但作為一份已存在數十年的詩刊和詩刊編輯,致力於詩的前途,當是“雖千萬人吾往矣” 的責任與使命!

    秉承本刊一貫原則,除原著引用及書籍刊物機構名稱外,來稿“詩歌”一辭一律易為“詩”, 不願刪改者,請先說明。

​主編:陳銘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