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大春

杯盏喝令杯盏;野菊传诵着野菊
路径细长的蛇信子丝丝地──岔分天际
随着我一声响彻方圆数里的忽哨
藏青色发蓝的丘陵,牛头齐刷刷地抬起

尘霾的现实生活中我混得不济
可回到这午色澄黄的梦景,我转忧为喜
藏匿藤叶间的神明的指环返着光
自河对岸;有一爿爿排箫似的金色藩篱

谷穗状的□□阳光,剌痒马背
我的肌肤也密集地泛起感恩的小米粒
而脑后──那垩白而空静的场院
飓风般的鸟群轰地唤醒雷暴年代的回忆

我们这一辈祖国隐患与灾祸时期的
斑竹的姐妹们;向日葵击节吟游的兄弟
到如今,湮埋的湮埋;疯癫的疯癫
甚至有的尚未被命名,便彗星般地殒去

秋天!你为何身怀抱歉的麦子
为何胸佩荒山大河上那岁岁祭献的茱萸
当你良久远眺黑柏所环绕的坟冢
粗糙的脸颊缓缓淌下琥珀色松脂的泪滴

悲欢抑或荣辱!?还有什么值得顾忌
引领我吧!同胞弯曲的脊椎制成的耕犁
无论我是最后一个浪漫主义诗人
还是重归紫微家园第一位赤脚的先驱

我都将歌唱!矢志不渝地歌唱
并在停歇时述说……朝行将就木的世纪
朝那从兽骨缝隙和扇形的车辐间
收拢回夕光的世纪,深深地,深深地一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