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默

12月初  栖霞山


三月未雨  空气乾燥

泛白的树枝上

飞尘万点

石隙间  枯溪边

新落的红叶

游人未觅


一块巨石后面

轻风柔草

隐映几株翠竹

小红果  饱满欲坠

像是去年所见


左拐一条草径

古木更幽深

思维如电

智语遗落林间

古寺又现


 铛一声

那边有人

把可口可乐罐子

扔进了山崖


            1995.12.28    

雪 后


雪后初霁

阳光跳跃在屋顶上  湖面上

刺激又有趣

又粘上稀疏的林木


积雪初融  朝南的一面

露出粗糙的树皮

好像还湿漉漉的

另一面  孤冷冷的白

对着水面

风从山那边吹来

像精灵似的

穿过阳光地  消失在阴暗处


我骑车从太平门走过

我的身影消失在

高高的紫金山影中


          1998.2.4

风的感觉


这是谁之手

我的黑脸蛋  有些激动

这重重的一耳光

是爱  还是恨?


或是来自天堂?地狱?

盘旋着  卷起梧桐树叶

在我的背后

轻轻一推


我的耳朵

再也听不到那呼呼的尖叫

我的小小的筋骨

啃着它的尾巴

在布衣里  皮囊下

嘎吱噶吱


              199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