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静之

清晨,去对岸砍树

清晨,去对岸砍树
冰冷的水已把夜带向下游
斧子在肩上,它的刃朝下
经过的树被惊恐划伤

不知将在哪儿动手
把最好的晨光举起
太阳的双眼闭紧在刀口上

也可以把时间砍死
一下一下疼已传给树冠
那铁匠是如何敲打这些凶器
它们用十倍的仇在啃啮着伤

白色的伤,喊叫的伤
倒下的树要抓住你
那样的早晨,太阳照在地上



桔树从山坡漫向海洋

桔树从山坡漫向海洋
金黄的桔树与海的蓝色相望
桔树在波浪前停住脚步
绿叶中间结着果实

山在升起,海越来越远
这近旁的水域
桔树甚至不能与之交谈

桔树对海的眺望垂落
秋天埋进了泥土
海把失去的果实推送回来
像把那些沉船送回陆地

没有谁真正面对过海
即使在远离地球的飞行器上
看到的,也只是片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