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 虹

三月的飞翔

由远而近 传到耳边的已经不是声音
射进眼帘的也不敢称其为事物
一个女子在春天梳头
河水映出的是她的祖母
这个世界什么都消逝了
还有一种梦呓在飘飞

三月是轮回转世的好季节
种子暗地里发芽
把一生的冷暖预付给大地
爱过的和没爱过的
从生到死 从有到无
风还是要一遍一遍地吹过

身首异处的情人哥哥项庄舞剑
满树的立叶飞花一夜凋零
泪水永远不等于酒也不等于水
大海的深处鱼儿在哭泣
向前跨一步便沉入花朵的内心
退后一百步也无法进入蓝色

听不懂的才是最动听的
说出来的还不如写下去的
言词一经吐出就失去原汁原味
你得耐着性子 才能
将一句话结束 像结束一次
从未开始的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