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 棣

打击乐--为桑克而作

我从不进入记忆
只居住在亮洁的金属里
我是行动的幽灵
以人类的感觉为道路

任何挖掘都难以触及
我的秘密,在被倾诉之前
我并不存在,但又绝非虚无
或许可称之为声音的睡眠

当医学专注于研究
国家的躯体,深入它的神经
我是一根针,是另一种暴力
剌透寂静和它的隐喻

当我恰到好处
生活是我所建议的一种游戏
金属的蝴蝶色彩斑烂
青春的耳朵如花绽放

在语言的尽头
我开始,并延伸着
另一种生命的歌唱
我恢复着针对永恒的听力

我浑身赤裸
但并非在展示形体
我是一种动荡的氛围
能随时出入最孤独的领域

我不知道,又像是知道
为什么我会成为官方新闻媒介
低调处理的音乐事件
因为我是被告 又是原告

其实我很少被真正把握过
我的盛年是度量学的崩溃
音量不断增大,震得帕斯卡的
智商在统计数学中乱颤

我并不神秘,一旦遭遇
我就是那些抚摸我的人的引信
他们的躯体里埋藏着
一枚枚感性的地雷

请相信:黑暗中如果无路可走
那么就走进我吧
我们相依为命结伴抵达的地方
必将远过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