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艾

向风倾诉

向风倾诉不再是我的任务,要是你
是三脚架向上远眺星辰的人,那么让石头
在下面作为你抒写的基石;你曾说起斧刃上
毒汁和嗜血的秘密,说起火柴盒拆开后的世界
说起草坪的倾斜与落日的完善,向着
世界的最后一阵风,我来向你倾叙

高耸颧骨上涌来的泪水,发炎的痕迹
正在你病恹恹的躯壳上绵延,要是你
这时候仍苦守着失眠的夜,和夜中我们的距离
我们两耳边古老而矛盾的黑暗,要是你
在那钨丝的悲愤中照亮你的疑惑,你的答案
要是你,随着风走遍空虚城中的途径
要是你,是众多徒劳事业的旁观者
我愿意,我愿意是那事业的囚徒

北京城的第一阵春风,和春风里我们被岁月
抛入尖冰利剌梦中的我们,会向风倾叙
房租、物价和少数友情,会向你交代
新空气,梦魇者手提沾满鲜血的
电话机,就要在我世界的最后一间房子
审问我的记忆,身世与爱情
并为此阻挡外来世界我赖以生存的信息

向风倾叙,这是过去的任务,要是你
捧起你童话中的雪,并承担了你此刻的姿态
要是你也学会放弃
放弃这块石头苦恼的棱角和它没人发现的现实
也意味着放弃原来的路

在这个城市里我没有拒绝
一切来于倾叙的最后一章,合理
但并没有你所理想中的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