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 维

男,1964年生于浙江湖州,现供职于某影视机构。

入侵的黄昏


           --致H.Q

入侵的黄昏,水的家园
在危险的叶片上倾斜,
真正的心正从泥土里向我的身体回归。
心是一卷被禁的书,因为其中的文字
牵引人们的目光进入了生命,
现在,时间已将文字从一一对应中释放了出来,
并且融入了光中,穿着尘埃的内衣。

我多么孤独,渴望着萧邦的指尖
为我流淌出一个蔚蓝的少女,
信念带着她在青春的天上飞,
哦,不要下降,请用高度对我说话
或者使用沉默的海绵,将我吸入宁静的觉晓中枢

我正一点点地向着星空活过去,
随着那株月桂树一同芳香、明亮和上升,
像盘旋而上的楼梯在休止处
迎来一声惊叹的目光:随即,纯净的裸体
瀑布般解开,如银的寂静铺满一地

从湿漉漉的思想中所弥散的暮色
如一条印花布披巾,披在烛光幽幽
闪动的湖泊肩头:水的每一次涌现
都会打捞出一艘沉船,
经过油漆,焕然一新的往事
又将隆隆的驶离灰尘和遗忘。
入侵的黄昏,水的家园
带着饥饿的绿,从骨骼走向肉……

 致郊外的一位女孩


 (选章之1、2、10、11)

那封装入惊叹号的信
已经发出了。它正旅行在江南的深冬,
私奔于邮差皲裂的手上--实际上
它随一阵雨,凝固成一块蓝玻璃
因为其中激动的泥泞泛滥,
因为你的眼睛认识了寒冷。

往事与随想,在静静地交配、产卵。
来年春天,那些新生会浆果处处
你闻到时光衰老的腐味了吗?
我想用葡萄架上那瓶尚未酿造的酒
酬报你的日子,以及
发夹一样烫手的真实。

不朽的厌倦囚禁着我们。
学校锈蚀的钟声撞击着砖墙,
像白垩,露出斑驳的未来。
你依然和影片一样,用青春的奶
喂养环境。远离头版新闻,
远离城市公共汽车那无智慧的迷宫。

夜晚,在一本烫金书的影子里卷刃。
烛光领来无力的思想。
我缺钙的语言,仍然失眼。
然而,纯洁的女教师,我发现
你留宿的肉体--向着悬崖在背叛你,
而黑的疼痛在用江南之手写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