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怡冰

女,1968年生,浙江人。浙江省作协会员,在《诗刊》、《人民文学》、《诗歌报》等全国多种刊物上发表过作品,与人合著有诗集《光线》。

意义的玫瑰

玫瑰在墙上,为什么--因为是我的。
没有刺,也没有芬芳
一缕光做成的它,石墙上跳舞的它
与空气连成一体

我回来了。玫瑰在闪闪发亮
因此,雪白的墙就是一片黑暗
我就是黑暗。曾经,它在此安歇
但如今,它已不再是火
不再是咸涩的大海与黑色的腰肢

它寻找的不再是我的眼睛,我的手
而是众人的。
还将教给他们舞蹈?
啊!难道我还不足以带给你光荣与忧伤?
尽管你高高地跃出了黑暗
或许,他们只看见活的阴影在上升

正在微笑的玫瑰,多么确定的玫瑰
因为我的怀疑,我变得更加孤独
而它,却突然光明起来
--这光线亮过了它的自身,
即使没有了玫瑰:
它是单独的、永恒的,新的躯体

于是,玫瑰回到了墙上
雪白的墙,黑暗的玫瑰,意义的玫瑰
我是它的。我紧紧地跟随

 岩 石

有时  岩石的力量来自一滴雨
我的泪迹乾了,语音轻柔
我注视着树叶舒展的时辰
它们怎么能越过我凝视的边缘

这岩石使我想起了灵:它没有性别
没有欲念,它的手必须通过我的手
可如果它放弃了我,
哦,如果!如果!
它就是我习以为常的碎裂!

每一次,我说我赢了
我的分子就是这巨大的石块
可大地像一个黑衣神父
他慈祥又谦卑地说:

“没有芬芳的人,群鸟不会带着他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