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郁葱

男,1971年生。文字有诗、小说和随笔,散见于《作家报》、《山花》、《人民文学》、《今天》等报刊杂志。

蜘 蛛

生活的潜能,再一次让人惊讶
那纤细维持着它的
或者是另一条路,我久久盯视着
夜色在我们之间越来越重
像是从一个小孔内窥望
更加遥远的生命来自于黑暗
那缄默的歌唱:在不动声色的捕获
命运里总有这样的时刻
蕴籍我们的陌生,承认
自己的失败。的确,在另一种模拟中
同样要被打扰,喧嚣
是时代的标志,否则,为什么
有这样的猛兽,有这样的饕餮
有这样迅捷的昨天?
它攀援着,有时候虎视眈眈,有时候
被暮色神秘地沉浸:
它的出现,和消失,循着那道路
它是我的障碍,当它繁衍得太快
 ……

街 上
   --阅读西·普拉斯诗作的一种姿态

距离真实只有一步之遥,当
雨中的鹰,把翅羽收拢
她向内被抓紧
被整个的打动,而生命如此紧张

内心积年的火,雪一样
覆没了低语:人们走动、忙碌
谁模仿了这些动作
谁在琐碎中不断地消融?

那些走失的人,那些时时
被打扰的人,满脸沮丧、阴郁
像是一截被自己的燃烧
所吓坏的蜡烛:魔鬼又高又大

它总是威胁着--
像一个匿名潜逃者,在橱窗里
木偶嘲笑着晃动的人
巨大的寒噤压上了眼睑

黑暗是什么?码头已无力抵达
陌生而隐密的疼痛
我们是自己的间谍,在出卖中
被释放:所谓黑暗

不过是我们对阳光的凝视。
这是我们最后的工作,狭小
和拥挤的躯体,又怎么能够容忍
一颗背叛的心?你不是红,那么就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