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 渔

只有一个人在走(四首)


  1973年生。
        
 只有一个人在走

如果说火车在走 他就是在往后飞
他紧走几步 连绵的沙丘就会紧紧跟上
在腾格里的边缘 一个人沿着铁轨
特牛逼地走着 一火车的人都在看他
他彷佛根本没看见 沿轨道传来的震颤
巨大的轰鸣飞逝之后
他将重新陷入安静的步行
当一个人在孤独中走得如此之深
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找回他自己

 杀死一只鸭子

一个人打着肥腻的饱嗝
去埋葬发黑的骨头
在胡同的尽头 被另一个
沾满羽毛的男子 揪住了
细长的脖子

 最早的早晨

桉树叶上洒满了碎金
牛乳缠绕在腰间,这个时间
安静得好像有些预兆
这是最早的一个早晨

一边呼吸,一边喝柠檬汁
因为最早,它区别于我过去的生活
因为最早,它就像在梦中
它是活着的
取代了昨夜的一场混乱

 空椅子

病房的那把白椅子
入冬以来就属于他
前天他出去后 就一直没有回来
直到现在 病友们的目光
一落到椅子上 就匆匆收住
各自的话题

那些天,红色的液体
一直都在暗中
给他做着提示
春天已经很近了
他坐一会儿 就出去晒晒太阳
曾有人在阳光下
听到他的自言自语:
一定要 活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