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 翔

1966年生于杭州,现任职于浙江大学。代表作长诗〈他〉。长篇诗评〈歌唱者的精神素描〉在诗评界有一定影响。

朝向田野

我取道黄昏走向田野
那是禾苗、蛙声和蝴蝶的乐园
那些燕子像渴望幽会的恋人
匆匆飞向灯火初上的家宅
昏厥的光闪耀着小小的池塘
河埠上女人和狗的声音
重归平静
大地的和谐默默上升

盲目的白昼走向神圣的终结
农民们停下了锄头
在越走越长的背影里走着
没有歌声,也不在意杂草丛中
鸣虫的交谈
他们固执地走在树根般裸露的
 田埂上
沉甸甸的秋天啊
你从丰收者那里掠夺了什么?

刘先生的一天

总之,没有人对伤风感冒有兴趣
没有人向他喊,说
要将痛苦全包在自己身上
每天很无聊,愤世嫉俗
闭目养神,看看书,读读报纸
晚上通常早早就睡觉了

早上起床的时候
雨已经下了很久
他想“她会嫁给那个傻瓜吗?”
后来他笑了起来
在别人的印象里他的声音弄脏了
 整幢房子
不雅,但很动情
空洞,又被觉得值得一听

走到街上,就会感到饥饿
小食铺像麻将牌一样多
到处走动着怪物
(一种有时像大象,有时像蚂蚁的
 东西)
互相抄袭的大腿和面孔
那些没长出尾巴的女人
扑着香粉,假睫下射出哲学的光芒
她们骄傲地露出腥红的
修剪得无懈可击的指甲

他说,“你不爱我干吗?
到头来,我会用别的法子使你笑起来”
“一记耳光能为我们记下些什么呢?
地狱向我们捐献了什么?”
他说:“到头来,你颇为倔强的
 同情心也派不上用场”

他老是自言自语的说话
运用一种打着绑腿的语言
有时候他顾不上回答自己
一副高傲的样子
好像以我们平时的命运来考验
 某个陌生人

必定会有一场恶斗
但维持了表面的宁静
刘先生又安全抵达了床
那里有一把承受着创造的私人的
 锤子
他唯一可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