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 青

大概死了(六首)

1976年生。


 大概死了

又是一个秋天 
你突然想起一个诗人 
四处打听他的消息 
有人说 
他大概已经死了 
  

 99年暑假  

99年暑假 
回到家,呆着 
没有钱,什么也干不了 
99年暑假 
没有朋友 
也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因为一说话就嗓子疼 
就要吃三金牌西瓜霜口喉宝 
四块八一盒 
99年暑假 
眼睛痛,便秘 
蚊子特多 
99年暑假 
偶尔看看毛片 
随便手淫一下(速度较快)
99年暑假 
想起一些事儿 
觉得特别尴尬不知所措 
真想一头撞死 
99年暑假 
经常莫名其妙地摔倒 
发出一声声怪叫 

 蚊 子

左大腿和左小腿 
呈90度 
右大腿和左小腿 
呈30度 
左小腿的腿脖子 
搁在右腿的 
膝盖上 
两个平面 
呈120度 
左大腿离左腿膝盖 
10厘米离 
右腿膝盖 
40厘米(虚线)的地方 
有一个包 
把左腿和右腿 
相互更换 
也就是把 
右小腿的腿脖子 
搁在左腿膝盖上 
我就看不见 
那个包了 
而据说从某个角度 
如果拍一张照片 
那么那张照片 
的名字 
可以叫“蚊子” 

 铁 轨 

火车 
正在铁轨上跑 
一个小女孩也可以在铁轨上跑 

 在天涯 

外面在下雨 
春雨 
四周异常寂静 
彷佛我的童年 

我听到 
香菸燃烧的声音 

厕所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忘了带手纸 

 对白云的赞美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真的,很白很 
白非常白 
非常非常十分白 
特别白特白 
极其白 
贼白 
简直白死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