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ReLens_IMG_20240531190606.jpg

第202期

二零二四年 六月

Issue No.202

Shooting Star

詩 訊

• 詩人陳銘華結合 AI 製圖及點評的詩集《荒誕集》 出版,美國國內連郵$18,支票抬頭 Warner Tchan, 寄 329 La Paloma Ave., Alhambra, CA 91801,或用Zelle / Paypal 支付: tchanw@gmail.com

• 詩人蘇拉第一本詩集《他世之花》經由紐約新世紀出 版,同步全網(網易雲音樂、Spotify)發行《Sula & Suno 他世之花》,是全球首張 AI 作曲的音樂詩集。

• 香港詩人張詩劍(張思鑒)於公元 2024 年 5 月 13 日 與世長辭,享年八十七歲。

​編輯筆記

陳銘華

本刊長期開設“散文詩專頁”,編者自己也專 注散文詩多年,常有讀者困惑於散文詩和詩的區 分,詩友間亦經常談及,因此這期筆記也來說一 點個人的認識。首先,語言文字是我們思想的載 體,詩人所想的、所寫的,不論以什麼句式或手 法來呈現,最終不外是為達成詩的目的而努力。 就目前中文詩壇的創作而言,大多數人認為:

1.散文詩採取“邏輯性”、“敘述性”語言; 而詩則以意象語言為主。

2.在結構上就算是不押韻的自由詩,詩亦通常 具有明確的節奏;而散文詩則沒有固定的詩體, 更接近於散文的自由書寫。

3.詩在表達時常用比喻、象徵等手法,力求富 有意象、簡明深刻;而散文詩則更偏向於散文的 敘述,注重情感的抒發。

4.一般來說,詩的篇幅較短,幾行或幾十行; 散文詩則篇幅較長,動輒數百字甚至更多。

基於上述觀點,不少人遂得出散文詩和詩(分 行體)雖然在表現形式和特點上有一些相似的地 方,卻明顯是兩種不同的文學體裁這個結論。然 而事實上這種印象式的結論甚為偏頗:

1.邏輯性的敘述語言就不能富有意象嗎?同樣 “以象喻意”的語言本身就不該清楚明瞭嗎?

2.散文詩也有散文詩的節奏,而今天的新詩, 縱使分行亦已少有押韻,同屬自由的散文書寫。

3 及 4 兩點更值得商榷,分行詩句長、篇幅長 的多的是,散文詩短小精悍的也多的是;散文詩 雖則偏向於散文的敘述,但所謂的比喻、象徵等 都是文學創作必須具備的手法,富於意象、簡明 深刻的表達必然也是作者對詩的追求;至於說散 文詩注重情感抒發實乃一大謬誤,正由於其文字 邏輯性強的特點,更易偏向於理性,至少能令感 性和知性的結合更為圓融,如魚得水!其實,詩 就是詩,無論分行詩或散文詩都藉由文字營造豐 富的詞匯和節奏,呈現出作者的邏輯、情感與想 法,追求藝術的真善美,內容形式皆浩瀚無涯, 前方永遠有無數的可能等待我們去發挖!

image1.jpeg

The Art World of William Marr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