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ula0192_chinese_dragon_and_rose_hiroshi_nagai_ec9da47f-b347-4725-aa19-edfe013ba32f.jpg

第200期

二零二四年 二月

Issue No.200

Dots on Grid

詩 訊

•台灣現代詩表演藝術家趙天福創辦的《趙天福演詩館》於今年 1 月 27-28 日成功舉辦開館盛會。


•2000 年創辦的“詩生活”網,是一家民辦的資深網站,已於 2023 年九月份正式宣佈關閉。


•東南亞華文詩人筆會會員及常務理事詩人王濤榮獲 2023 年第 23 屆(南昌)國際華文詩人筆會雲上詩會頒發授予“中國當代詩人傑出貢獻金獎”。


•新大陸叢書近期共增加並出版了以下書籍:《二葉集》(詩集/遠方、田源);《男媽媽》(話劇/逸雲);《 天河》(詩集/妙琴);《三道彩虹》(詩集/王克難);《北加鵝媽媽》(詩集/王克難),請聯絡本刊洽購。


•台灣重量級詩人、《藍星詩社》重要成員向明,年近百歲仍創作不輟,2023 年 12 月由台北秀威公司出版詩集《四平調》,該詩集是他睽違多年的全新創作。

編輯筆記
陳銘華

 

最近編者在新大陸的微信群裡提到自己雖然執著於詩的名稱,“......但最不可解的卻是詩人時而詩時而詩歌的漢語作文能力及其所顯示出人云亦云、欠缺獨立思考之普遍現象......”不料,更有詩人據此認為“詩和詩歌的區別在於詩是自由的,而加了一個‘歌 ́字,即個體性消失,個體之主體性消失,便多出了一大把奴性。”“這其實是個傳承與修正的問題,這個土地上太多人走偏了。‘歌即頌 ́,而‘頌即跪 ́......詩和詩歌的討論豈只是漢語純淨或文字學的問題?”......“詩”乃最初之命名,“詩歌”是近百年來的一個反動名稱!若然比原名更貼切,反動即進步,若不然仍不失是先賢為區別新舊詩體而創造出來的有勇氣、有想法的挑戰!可是新詩運動已逾百年,期間眾多詩人也從來沒有思考過為什麼詩不稱詩而稱詩歌這問題?編者從初中喜歡詩時始,即對“詩”和“詩歌”之別產生疑問,可惜那時求教無門,只能靠自己有限的閱讀來求答案,以為古詩是“詩”,像口號又似標語的新詩是“詩歌”!六、七十年代後接觸到台灣現代詩,才明白詩仍是詩,古詩、新詩、現代詩都是詩;再後來大陸的朦朧詩以及五花八門各個詩派所寫的其實也是詩!“詩歌”不過是一個失敗的“創新”名詞而矣。從許多堅持“詩歌”的“群”眾觀點與從大陸來台後的詩人紀弦“詩是詩,歌是歌”及其他台灣詩人早期的多次論戰相較,似乎的確能為有否獨立思考乃至文學自由之佐證!  

bottom of page